明升体育

“村BA”出圈究竟给中国篮球带来了什么?

Posted by admin

“打心眼里感到羡慕。真的很向往,有一天自己也能站上一块像那样气氛火热的球场,用场上的表现,赢得现场的山呼海啸。”聊起在这个夏天彻底出圈的“村BA”,辛辉满是钦羡与期待。曾在2019年中国三人篮球挑战赛济南站率队夺冠的辛辉,在山东业余篮球圈里小有名气。接受新黄河记者采访时,辛辉直言,过去这些年间,自己真切感受到了篮球热度的持续升温。

“村BA”,是网友们送给贵州黔东南州地区乡村篮球赛事的响亮名号。这一“最接地气的篮球赛”,因其异常火爆的球市,在社交媒体上引发广泛关注。备受瞩目的“村BA”,不仅真切展现出篮球最纯粹的动人魅力,也为人们看见这项运动在民间的巨大影响力提供了一个窗口。

8月3日0:10,随着计时器上的比赛时间全部走完,贵州省“美丽乡村”篮球联赛黔东南赛区半决赛分出胜负,黎平代表队以17分优势战胜凯里代表队,夺得冠军。至此,“村BA”在这个夏天落下大幕。

率队夺冠的黎平代表队教练吴传富在场边这样表达了球队激动的心情:“参与这次‘美丽乡村’篮球赛,特别是全网直播,让我们的球员感觉,走进这个球场就无比的兴奋,特别想展现自己,把自己最好一面,向所有的观众展现出来,队员们虽然很疲惫,但随着比赛的进行不断的调整,越打越兴奋。”

这支冠军球队不仅赢得了冠军荣耀,还获得很实在的奖励——黄平黄牛一头。凯里代表队获得的奖励则是一对榕江塔石香羊。如此“接地气”的奖励,再度引发热议。

“贵州的篮球氛围,一直都特别好。‘接地气’,也是贵州业余篮球圈留给我最深刻的印象之一。”山东TEAMWORK街球厂牌主理人王贺这样告诉新黄河记者。几年前,还在读大学的他,曾参加过“村BA”比赛。“那是挺多年之前的事了。第一次是有朋友叫我,说是去贵州打球,多少钱一场,我就过去了。后来,又去过几回。‘村BA’一年有两个赛季,一个是夏天,7月、8月这一段时间,球市很疯狂,再有一个就是过年,从大年初一晚上就开始了,一直能打到正月十五。”王贺回忆说。

在王贺的记忆中,有太多关于“村BA”的美好回忆,比如比赛因大雨中断、又在雨停后迅速恢复的雨战,比如睁着惺忪睡眼、在凌晨三点半站上球场的夜战。王贺感慨:“‘村BA’之于我,可能不仅仅是关于篮球,更是与一帮兄弟们在一起打球的青春记忆。”

这个属于篮球的火热夏天,并未随着“村BA”的落幕而终结——广东省男子篮球联赛激战正酣,成功接棒。

缩写为“GDBA”的广东省男子篮球联赛,有着不输“村BA”的“群众基础”。已迎来第8个年头的GDBA,汇集了广东省21个市外加顺德区共22支队伍352名运动员,实现了对省域范围的全覆盖。常规赛参赛队伍分为4个小组,全部比赛将横跨河源、江门恩平、肇庆、湛江、茂名、清远清新、顺德、韶关、深圳等9个以上赛区打满94场,总冠军将在8月13日产生。

6月24日举行的本届GDBA揭幕战中,效力于福建男篮的新星黎伊扬表现抢眼,攻下21分8抢断6助攻,率清远队赢得开门红。赛后接受采访时,黎伊扬直言,与CBA相比,GDBA的比赛节奏确实慢一些,打得没那么累,但现场气氛真的很棒:“也许是我还没打过主客场制的比赛吧。好长时间没有在观众面前打球了,真的很爽。”

广东男篮总经理朱芳雨也出现在了GDBA揭幕战现场。在接受采访时,朱芳雨透露,在黎伊扬参加选秀前,自己曾与他进行过交流:“他是省联赛优秀球员的代表,和我们队徐杰的风格很像,有机会的话,也可以来广东队试一下。”

GDBA是业余联赛,按照此前的规则,像黎伊扬这样的现役职业球员,是不具备参赛资格的。但广东省篮协经过研究后。最终给黎伊扬、庄战这两名现役CBA球员开了绿灯,只因他们都是从GDBA走出的球星。

6年前的那个夏天,17岁的黎伊扬上演了一战成名的戏码。在当年的GDBA揭幕战中,黎伊扬里突外投,全场攻下38分4助攻3抢断。后来,黎伊扬进入厦门大学,率队征战CUBA。在CUBA赛场上,这位少年成名的天才球员,与今夏当选CBA状元秀的清华大学后卫王岚嵚并称“南黎北王”。去年夏天,黎伊扬在第六顺位被福建男篮选中,开始了自己的职业生涯。

辛辉也曾征战CUBA。高中就读于日照一中的他,与山东男篮旧将许家晗是队友。许家晗后来被山东男篮看中,进入青年队,随后开始职业生涯。而辛辉则于2010年进入山东财经大学,在山东男篮旧将苑晓平指导麾下效力。大学毕业后,辛辉找了一份稳定的工作,成为一名上班族。但他对篮球的热爱,从未改变过。工作时间的他,总是西装革履。而闲暇时,他常换上球衣、球鞋,到篮球场上挥汗如雨,享受篮球带给自己的快乐。

尽管,没能像高中同学许家晗那样走上职业篮球的道路,但辛辉并不感到遗憾。他这样告诉新黄河记者:“我觉得,想要成为一名职业球员,有两个因素是非常关键的,一个是契机或者说机缘,另一个就是身体天赋。到了职业篮球那个层面,对球员的身体条件往往有着很高的要求。我其实对自己现在的状态还是很满足的,尽管我没能成为一名职业球员,但在工作之余,只要我站上篮球场,总能找回那种特别纯粹的快乐。”

曾经,人们一提起业余篮球赛事,总会想起贵州、广东、福建这些省份,山东的篮球氛围似乎要差了一些。但过去这些年间,改变正在发生。这个夏天,2022山东省男子篮球联赛、2022山东省男子三人篮球联赛相继启动。

山东省篮球运动协会会长巩晓彬应邀出席了2022山东省男子篮球联赛的启动仪式。巩晓彬表示:“山东省男子篮球联赛作为一个试点,是我们推进的第一项赛事。下一步,我们准备把篮球赛事逐级恢复起来,推向包括各市、县区等各个基层,争取办成老百姓身边的赛事,让更多的篮球爱好者参与进来。”

辛辉真切地感受到了山东业余篮球氛围的升温。上个月的某个周末,辛辉在一天时间里,从济南奔波到济宁“赶场”,打了6场比赛。辛辉告诉新黄河记者:“从早上8点开始打,一直到晚上10点多打完最后一场。最后一场打完,人就累瘫了,精疲力尽,但即便累,也是特别爽。”在辛辉看来,山东有着深厚的篮球底蕴,打球的人多、爱看球的人也多:“从近两年的发展趋势看,山东业余篮球的整体氛围,越来越好。”

王贺也说,近年来,每一项业余篮球赛事IP做落地,总少不了山东:“得益于山东出众的篮球氛围,每一场比赛的现场,气氛总是特别燃,特别爆。因此,品牌也就很愿意在山东做活动。”

如今,王贺已经成为短视频平台上极具关注度的篮球达人,而在线下,他一边打理着禁飞区篮球公园,一边不遗余力地推广着街球运动。他说:“我小时候,一直希望能有一个展示自我、提升球技的平台,但是没有。现在的我,就想要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去搭建这样一个平台。很多时候,看到十七八岁的年轻人、年过三十的中年人给我发来私信,感谢我给他们提供了这样一个平台,我总会很有成就感。”

2019年夏天,王贺去青岛参加某运动品牌组织的篮球活动,与当时还就读北京体育大学的刘毅住进了同一个房间。闲聊中,刘毅对王贺说,自己的梦想就是进职业队、打CBA。王贺感觉有些不可思议:“他当时在CUBA打的是内线么,如果打CBA身高肯定吃亏。我就跟他说,这个梦想实现起来是不是难度太大了?”结果,第二年夏天,刘毅被山东男篮选中,并凭借着不懈的努力,在CBA站稳了脚跟。王贺说,这件往事对自己触动极大:“并不是每一个梦想都会实现。但如果你连梦想都没有,那么一切机会都无从谈起。”

“通过我们每一个人的努力,去推动整体篮球氛围的提升,就有机会让更多的孩子接触篮球、爱上篮球,就像播下了希望的种子。未来,这些种子破土而出,或许就能给中国篮球带来更蓬勃的生机,或许真的可以带给中国篮球更多的可能性。”说起这些,王贺的言语间有无限期待。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Related Post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