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升体育88官网

1975年毛主席见尼克松女儿几句脱口而出的英语让对方惊讶不已

Posted by admin

1954年11月的一天,毛主席刚在广州越秀山的游泳池中游完泳,正与从北京前往广州的几名工作人员交谈。

这其中,有一位名叫林克的年轻人。他时年29岁,刚刚被任命为毛主席的政治秘书。这一天,是他第一次见到这位中国最高领导人。

刚从游泳池里上来的毛主席,此刻兴致正高。在询问了林克的一些基本情况后,他突然话锋一转,诚恳地对这位年轻人说道:“你做我的老师,教我英语,好吗?”

身为国家领袖的毛主席,为何会突然向自己的秘书提出这个请求?原来,这时的毛主席,已下定决心要好好学习英语。而后来,他果真在英语方面取得了很大进步,甚至不时用英语与外国友人谈笑风生……

事实上,早在1910年,即自己17岁的时候,毛主席便在湘乡县城的东山小学堂里,开始学习英语。

而毛主席当时的英语成绩怎么样,现在已经很难考证。但只要稍微进行推理,就可以得出结论:一定不会太好。

首先,毛主席如果当时英语就学得很好,是断然不至于在几十年后下决心从头学起的;其次,一个从日本留学回来的老师,同时教英语与音乐两门课,与其说是他在这两方面都很精通,倒不如说是学堂师资薄弱,只能强行摊派。

但在当时,年少的毛主席对英语也不怎么重视。他沉迷于各种古文典籍,并逐渐萌发出救国救民的思想。

后来,毛主席一步步走上了革命道路。在延安时期,随着一些外国记者的来访,毛主席开始对英语产生了兴趣。他向一些国外记者学英语,学唱外国歌曲,甚至学起交谊舞来。

当然,由于缺乏系统的学习环境,毛主席此时的英语水平基本只局限于认识一些单词。1946年8月,美国女记者安娜·路易斯·斯特朗前往延安,与毛主席进行会面。在这次采访中,毛主席首次提出了著名的“纸老虎”论断。

当翻译用scarecrow(稻草人)一词来向斯特朗解释“纸老虎”时,一旁的毛主席非常疑惑。原来,他并没有听到自己熟悉的paper(纸)和tiger(老虎)两个单词。

在询问翻译后,毛主席当即指正道:“不对,我的意思是纸糊的老虎,paper tiger。”

就这样,经过斯特朗的报道,这个由毛主席生造的英语词组,开始在世界上流传。

经过几十年艰苦卓绝的斗争,毛主席带领中国一步步走向了胜利。1949年10月1日,毛主席在北京城楼庄严宣布: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了!

建国之后,日理万机的毛主席,又进一步意识到学习英语的重要性。于是,便有了文章开头,他向自己刚到任的秘书林克,提出让他做自己英语老师的事。说罢,毛主席还大笑道:“过去,我做过教书先生;现在,要做学生喽。”

当然,毛主席请林克教他英语,绝不是一时兴起。在当天两人的谈话中,毛主席先询问了林克的基本情况。

林克简要地告诉他:自己原籍江苏常州,小时候在保定长大,七七事变后全家搬到北平;自己是燕京大学经济系毕业,解放后被调到新华社工作,直到现在来到主席身边。

毛主席听完后,与林克聊了聊保定的莲花池。他还提到了莲花池的主人曹锟,展现出一种“俱往矣,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的豪迈感。

接着,毛主席又告诉林克:“你的工作就是研究国际形势的发展和重要动向,并随时向我汇报。”

听到毛主席这一请求后,林克自然不敢怠慢。他先是从别人那里得知,毛主席之前在延安自学过英语。但主席此时的英语水平如何,林克并不清楚。

于是,在教毛主席学习英语的第一天,林克建议道:“您看,是不是从学习一些短的政论文章开始?”

在得到毛主席的同意后,林克随即拿出一本事先准备好的英文版《人民中国》。就是从那一天起,林克成为了毛主席的英语老师。

此时的毛主席,已经年过六旬,但对学英语这件事热情高涨。那十几年里,无论毛主席去哪里,林克都会在公文包里带上供他学习的英语资料。

毛主席平时事务十分繁忙,但阻挡不了他想方设法挤出时间去学习。无论是刚起床后、饭前饭后,还是散步、游泳、登山后的休息时间,抑或是开完会议或见完宾客之后,乃至平时的长时间紧张工作后,毛主席都会一有空就学起英语来。

不仅如此,当毛主席在外地巡视的时候,不管是在火车、轮船还是飞机上,他都会随时投入到学习中。只有在重要会议期间,或者是自己生病时,他才不得不中断。

1957年3月17日到20日,毛主席先后前往天津、济南、南京、上海等多地,在各种干部大会上,发表了关于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和双百方针的演讲。

就是在如此紧张的行程中,毛主席依然没有放弃对英语的学习。在从徐州飞往南京,和南京飞往上海的飞机上,短短的一个小时里,他除了给林克书写了一些有关当地的古诗词外,其余时间几乎都用来学英语。

毛主席学英语,不仅是被动的接受,还会评论时事,谈古论今,甚至探讨学术问题。有一张毛主席在飞机上工作的照片广为流传,事实上,那并非主席在工作,而是在学英语。

根据林克的日记,那正是1957年这次南下视察工作时,毛主席从徐州飞往南京时,在飞机上学英语时拍摄的。

同年11月,毛主席又前往了苏联莫斯科,参加十月革命庆典及世界与工人党代表会议。这期间,毛主席先后与许多国家的领导人进行了交谈,工作十分繁忙。

但就是这样,毛主席依然没有停止学习英语。经常是天还没亮,他便邀请林克前往自己的房间,抓紧时间学习英语。

作为一代伟人,毛主席有着非凡的毅力,在学英语这件事上也不例外。他曾对林克说:“决心学习,至死方休。”

1959年1月,感慨自己学英语“到处碰石头,很麻烦”的毛主席,给自己定了一个五年计划的目标——通过学习,使自己能够看懂英文的政治、经济、哲学方面的文章。说到“五年计划”,很多人都会想到国民经济;而毛主席将这个手段运用在自己的英语学习中,可谓妙趣横生,也体现出他对学英语的重视。

林克考虑到毛主席平时工作繁忙,为了节省他宝贵的时间,便对那些毛主席还没有学习过的单词,先替他查好字典,并注明发音的轻重音等,以方便毛主席学习。

可喜欢事必躬亲的毛主席,往往还是会对新单词亲自进行查阅,从音标到注解,都要再亲眼看看。

大家都知道毛主席的湖南乡音很重,这给他的英语发音也造成了一些阻碍。由于在湖南方言里,“n”与“l”不分,这就使毛主席在读英语时,经常出现把“night”(夜晚)误读成“light”(光、亮)的情况。

林克发现这个问题后,便向毛主席指了出来。这时的毛主席,全然没有国家领导人的架子,反而像一个毕恭毕敬的学生,认真地听林克讲解发音的要领,并跟着他一起反复朗读好几遍。

很多人学外语,常常会不好意思大声读。特别是被别人指出自己读错后,更是羞怯地不敢开口。可毛主席完全不一样,面对读音问题,他始终大方面对,大声地去念去改。

而在学习方法上,毛主席也有着自己的特色。与一般人从初级课本循序渐进不同,毛主席是根据自身的特点,先学习新闻、时评、政论等,再逐渐阅读理论文章与经典著作。可以说,毛主席学英语的步骤,是非常契合自己革命领袖与大国元首的身份的。

像《矛盾论》、《实践论》、《选集》第四卷、《宣言》、《政治经济学批判》等经典著作的英文本,毛主席都进行了深入学习。不仅如此,有些文本他还阅读了好多遍。《矛盾论》英文本,毛主席学过三遍;而《宣言》英文本,他也读过不止一遍。

很多人都知道,毛主席读书有一个习惯:喜欢在书本上进行大量批注。在学习英文著作时,他的这一习惯也没有改变。在《矛盾论》、《宣言》英文本每页的空白处,都留下了毛主席密密麻麻的注解。而每读一遍,他又会重新注解一遍。

看到这里,可能很多人会问:既然毛主席学习英语如此认真,又努力了这么多年,他后来的英语水平到底怎么样呢?

周恩来的英语水平,那是公认的不错。他早年有过留学欧洲的经历,虽然长居法国几年,但英语一点不差。早在1936年,当美国记者埃德加·斯诺前往延安时,便对周恩来的英语作出了评价:虽然他说英语比较缓慢,但相当准确。

而周恩来自己,对毛主席英语水平的评价则是:他知道的英语单词比我多得多呢。

事实证明,周恩来所言,绝非恭维与客套。在好几次严肃的政治讨论中,毛主席都亲自用英文作出了意义重大的界定。

1966年10月,在关于党中央新提出的“资产阶级反动路线”一词上,周恩来产生了异议。他向毛主席指出:“这个提法合适吗?党内之前提路线问题,都是提左倾和右倾,没有反动路线这个说法。”

几年后的1969年4月,在九大上,负责把文件翻译成各个语种的翻译们,遇到了一个关键问题:如何把“思想”这个词译准、译好。

由于“思想”这个词,在英文里有多种表达方式:idea, thought等等,如何选择就成了一个问题。不仅如此,还有人主张翻译成Maoism。

于是,周恩来又请示毛主席本人的看法。经过一番研究,毛主席亲自确定了“Mao Zedong Thought”的译法。

可以说,毛主席之所以能在这些重大政治问题上用英文进行界定,是与他独特的学习方法分不开的。通过对大量英文经典著作的阅读,毛主席对相关术语已经有了很高的敏感度,方便他作出权威的界定。

而到了1974年底,当重病在身的周恩来飞赴长沙,向毛主席汇报工作时,毛主席又当场提到:的politics(政治性)比另一人强。

除了在政治生活中使用英语外,毛主席在接见外宾时也喜欢夹杂一些单词,常常让对方惊喜不已。

1970年12月,毛主席的老朋友斯诺,又前往去见他。18日这天,毛主席和斯诺进行了5个小时的长谈。

吃早饭的时候,两人举杯相碰。当斯诺用汉语向毛主席说“毛主席万岁!”时,主席用英语回应:“Long live Snow (斯诺万岁)!”

当谈到当时国内称赞自己的“四个伟大”时,毛主席准确地用英语说了出来:“Great Teacher、Great Leader、Great Supreme Commander、Great Helmsman”。说完后,他还补充道:“讨嫌!这些总有一天要统统去掉,只剩下一个Teacher,就是教员。因为我历来是当教员的,现在还是当教员,其他的一概辞去。”

接着,毛主席还说道:“你们尼克松总统不是喜欢law and order(法律和秩序)吗?他是喜欢那个law(法律),是喜欢那个order(秩序)的。我们现在的宪法要有罢工这一条,‘四大’自由外还要加上罢工,这样可以整官僚主义,整官僚主义要用这一条。”

无独有偶,1975年元旦前夜,毛主席在自己的书房里会见了美国前总统尼克松的女儿朱莉及其丈夫戴维。

此时的毛主席,身体已经大不如前。但在面对这两位美国朋友时,依然展现出灵敏的思维。当看到朱莉拿来的父亲亲笔信时,毛主席用英语清楚而准确地读出了信上方标明的日期:“December 23,1975(1975年12月23日)”。

朱莉看到这一幕后,十分惊奇。她后来回忆道:“毛主席的这个举动很有力地向我们说明,虽然他身体欠佳,但是这丝毫不使他的敏捷的思想受到影响。”

当谈到“斗争”这个话题时,毛主席又兴奋起来:“我们这里有阶级斗争,class struggle!”

林克后来回忆说:经过多年的努力学习,毛主席在晚年可以借助字典比较顺畅地阅读政论文章和书籍。而在会话方面,由于主席年事已高,乡音难改,会说一些简单的应酬话,但英语对话还比较困难。然而,作为一位高龄领导人,他能取得这样的进步,已经非常不容易了。

Related Post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