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升体育

50岁男子娶残障妻子垃圾堆接生2儿2女2015年政府帮助安置落户

Posted by admin

原标题:50岁男子娶残障妻子,垃圾堆接生2儿2女,2015年政府帮助安置落户

在农村地区,大龄男青年娶不到媳妇是一种普遍存在的现象,近些年也引发了大量的社会关注。一方面是因为健康的年轻女性不愿意留守乡村,更想到城市发展。另一方面,也是因为这些大龄男性的家庭条件普遍贫苦,没有条件娶妻生子。

如果在贫苦中,还加上垃圾遍地,缺衣少食,没有户口。这样的生活在今天听来几乎像是一种早已被时代洪流淘汰的天方夜谭。

在山西一个小小的村庄里,就有这样的一家六口,他们住在垃圾堆成山的简陋窝棚中,没有一件像样的家具,所有的生活用品都是捡来的废品。

男主人是一位拾荒者,他的妻子先天智力残障。但即使生活如此艰辛,他们还是生下了四个孩子,一家人始终唇齿相依,相濡以沫。

山西省运城市安邑镇有一个小小的火车站,离这个火车站不远,有一个名叫辛卓村的小村庄。因为空港经济开发区的规划,村里大部分的地都已经被征用,而在村庄靠近火车站的不起眼的一隅,还保留着这么一个一亩大的“垃圾堆”,生活着满满当当的一家六口。

这里的男主人是个名叫杨松事的糙老汉,他本来并不是山西人,而是在上个世纪90年代闯到了山西,在这里安了家。

当年,还很年轻的杨老汉原本一直在山东打工,可惜天不遂人愿,尝试了几份工作都是零零散散的杂活,东一榔头西一棒槌,没有找到什么长久稳定的活计。

杨松事见山东没有什么发展的机会,就想到山西闯一闯,看看有没有更好的打工岗位,便怀着满腔热血只身从山东菏泽来到了山西。

那个时候的想法很简单,众所周知山西是煤矿大省,良好的煤矿储备量和开采条件让无数打工的年轻人都跃跃欲试,想在欣欣向荣的煤矿业中拼下一份家业。

在那个年代,确有不少运气不错的年轻人在煤矿行业中尝到了甜头,赚得盆满钵满后衣锦还乡,置地盖房,娶妻生子,神气的模样令身边人看了都好生羡慕。

杨松事自然也怀揣着赚大钱的美好梦想,指望着来到山西大展一番拳脚。只可惜幸运的始终只是一小部分人。命运之神似乎并没有眷顾他,来到山西后很长一段时间里,他都没有找到一份稳定的工作。

他不太识字,没有受到过什么良好的教育,也没有机会习得一技之长。很自然的,杨松事始终找不到一份体面的工作,谈不上什么收入,更没有脸面回山东老家。

就这样,四处碰壁的杨松事只能有样学样的跟着一些老拾荒人,开始在地上捡垃圾营生。

因为实在没有任何专业技能,拾废品已经是杨松事能找到的最适合自己的活计了,虽然不是一份体面活,但好歹卖垃圾的收入还是足够养活自己的。

渐渐地不知不觉间,杨松事竟然在运城市安邑镇捡了十几年垃圾,成为了当地“土著”拾荒者。

随着年岁的增长,杨松事一个人过日子也逐渐觉得孤单乏味,虽然自己一穷二白什么都没有,但也羡慕着其他人娶妻生子,其乐融融的家庭生活。

杨松事也很清楚,就自己这个条件,不会有哪家普通姑娘会愿意嫁给自己的。好在他的要求也实在不高,只想有个温暖的家,有妻子和孩子,热热闹闹的过日子就好。

李润玲是一名智力残障女子,因为先天的智力缺陷,心智停留在了幼儿时期,很难沟通交流,生活也几乎难以自理。她早早就已经过了嫁人的年纪,却始终没有人愿意娶她,就连自己的娘家,都早已对她不闻不问。

杨松事并不嫌弃,对于他来说,有姑娘愿意跟他回家成亲就已经是天大的好事了。他认为自己有手有脚,能靠拾荒养活自己,再多照顾一个女人也完全不成问题。

就这样,李润玲跟着杨松事回到了他像垃圾站的一样的破烂棚屋,两个人就算是定下来了。

有了家庭后,杨松事感觉生活越来越安稳幸福了。虽然妻子连正常的说话都很艰难,只能像小婴儿一样咿咿呀呀,也无法生活自理,但他丝毫不厌倦照顾妻子的日常起居。

几年过后,这个破破烂烂的小家里,已经多了四个活泼的小生命,两个儿子两个女儿。

虽然穷困,但他还是在妻子孕期尽力给她带来各种好吃的。因为没钱去医院,杨松事全程都自己亲手照顾怀孕的妻子,甚至亲手接生自己的孩子。他在成功接生了大女儿杨圆圆之后,几乎是“驾轻就熟”地亲自照看了后面三个孩子的孕产过程。

十分幸运的是,四个孩子都没有遗传到李润玲的智力残障问题,都是健康的正常小孩。

随着孩子们一个个到来,杨松事觉得家里越来越热闹了,这个被称为“家”的破破烂烂的小棚屋也真正的有了家庭的气息。

虽然拾荒养活自己和妻子没有太大问题,但是随着家里人口的增多,糊口问题也成了一个大难事。虽然这个“垃圾场”般的破棚屋里几乎没有什么日常开销,但杨松事为了喂饱四个孩子,还是去找了几份零活。

杨松事说,在2011年的时候,靠着捡废品和偶尔的打零工,一年能有两万多元的收入。对于这个几乎没有什么日常开销的小家来说,养活这么一家人完全没有问题。

生活简单,安乐。虽然生活在杂乱破败的环境中,但充满了笑声。杨松事在拾荒之余,也会花大量的时间陪伴孩子们打闹玩耍,甚至想办法把大女儿杨园园送进学校读过两年书,一家人的小日子虽然贫苦但也其乐融融。

那个时候,杨松事也发自心底的觉得,自己一家人的生活会越来越好,越来越顺利的。

然而,命运总是爱跟人开玩笑。2014年4月,杨松事遭遇了一场车祸,导致右腿骨折。

因为没有钱医治,草草看过医生之后,杨松事只能选择放弃治疗,卧床养病。因为长时间得不到医治,杨松事的右腿也肿胀的越来越严重,无法正常行走,日常生活只能与拐杖相伴。

拄拐的生活让杨松事连最起码的拾荒工作都难以进行,原本就贫穷的生活这时才真正雪上加霜,因为家里唯一的经济来源断了。因为捡拾废品的动作对于杨松事来说也变得十分困难,家里本就不多的收入变得更加不稳定。

这时,杨松事的大女儿,11岁的杨园园不得不替代父亲挑起了一家人生活的重担。

杨园园上过两年学,但是因为没有户口,无法继续就读,所以不得不辍学在家。现在身为家里最年长的孩子,她不但要挑起照顾弟妹的担子,还要帮助行动不便的父亲一起捡废品。所谓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就是杨园园的命运。

照顾弟妹的基本生活起居,替父亲拾荒,护理智力残障的母亲,做饭洗碗做家务,等等这一切就成了杨园园的生活日常。

在她的心里,也有一个小小的愿望。她希望自己能够早点长大,也能像其他孩子一样去学校继续读书。

由于杨松事没有文化,对于当代社会的许多基础常识都不具备,也因为没有钱去医院生孩子,他的四个孩子出生这么久,既没有出生证明,也没有上过户口,是所谓的“黑户”。

因为没有合法身份证明,孩子们无法上学,也无法参与任何社会活动,哪怕是很多最基本的事情都难以进行。一家人只得生活在这个小小的家里,过着几乎与世隔绝的生活。

这个家,也是靠着一块块捡来的砖块垒起来的窝棚。家里四面透风,地上堆满了垃圾杂物,室内几乎没有采光,冬冷夏热,孩子们也缺衣少食,环境十分恶劣。可谓是一个被称之为“家”的垃圾堆。

因为没有足够的衣物,杨松事的孩子们经常光着上身跑来跑去,追逐打闹。因为没有合法的身份证明,他们几乎无法离家太远,每天的生活就是围着垃圾堆玩耍。

好在四个孩子都拥有极好的体魄。杨松事说,从小孩子们就几乎很少生病,即使偶尔感冒发烧,也无钱医治,就只靠喝热水和躺着休息,没两天就能自动康复。

由于天天生活在垃圾堆旁,日夜呼吸着污浊的空气,孩子们的小脸上都沾满了脏兮兮的灰尘。但他们好像也丝毫不在意,总是围在爸爸妈妈身边,像叠罗汉一样趴在爸爸身上。

5岁的弟弟杨满满和2岁的小弟弟杨四满正值无忧无虑精力旺盛的年纪。虽然家里条件恶劣,杨松事还是想办法腾出一块地方,在屋顶上悬了一根粗麻绳,自制了一个简易的小秋千。从此这个秋千就是孩子们最喜欢的游乐场。

姐姐推弟弟,弟弟推姐姐,就在这个小小的简易麻绳秋千上,几个孩子可以不分昼夜玩的不亦乐乎。

8岁的二女儿杨甜甜,因为年纪不大,没有能力像姐姐一样照顾弟妹和智力残障的母亲。但她在玩闹之余,也很努力的学习着各种简单的家务事,希望替家里分忧。

这个家里的母亲李润玲,无法像一个正常的母亲一样照顾孩子。但在这个家里,母亲的形象始终存在,即使无法正常交流,孩子们也总是喜欢围在李润玲身边玩闹。

有时候有了好吃的东西,李润玲也会十分自然的塞进围在身边的孩子嘴里。看到孩子们开心的咯咯笑,她也会高兴的笑起来。即使生活不能自理,即使没有正常人的生理条件,但是母亲的本能还是深深根治在李润玲的心里。

唯独大女儿杨园园,不能跟母亲和弟弟妹妹一样整日无忧无虑的嬉闹。虽然她也会跟父母撒娇,与弟妹追逐打闹,但是玩闹之余,这个早早当家的孩子,逐渐有了自己的心事。

她总是会捡起父亲拾荒带回来的书籍,认认真真的翻看。虽然其实什么也看不懂,但对于知识的渴望和生活的重担,让她早早成熟了起来。破旧的墙上涂满了杨园园带着弟妹画上的东西,虽然不是真正的文字,但里面饱含着她对未来的希冀。

二女儿杨甜甜也总会抚摸着爸爸肿的像萝卜一样的伤腿,喃喃的说“看到爸爸这样,我也很难受。”在孩子们心里,这个孤岛一样小小的家里,即便无比的贫苦,也充满了欢笑与幸福,他们都希望还能像从前一样,有一个顶天立地的爸爸。

而杨松事自己,拄着拐杖步履蹒跚的走过垃圾堆,看着玩闹的孩子们,心里既温暖又担忧。对于未来,他总是一片无奈与茫然“我身体这么差,又没有文化,真的不知道以后怎么保护孩子们”。

报道引发的大量的传播和关注,运城市和盐湖区的两级残联部门都引起了高度重视。多次前往杨松事了解实际情况并帮助解决困难。

最大的难点当然就是孩子们的户口问题。因为杨松事不是本地人,有关部门经过了多方走访调查,才终于联系到了他的山东菏泽老家,确认了他的户籍所在。

杨松事的妻子李润玲虽然是本地人,但因为早已和娘家断了联系,也花费了多方周折才顺利联系上她的母亲,确保了户籍手续。并且,还为她办理了残疾人补助和低保,对于这个风雨飘摇的家来说,可谓是雪中送炭。

而孩子们因为都没有出生证明,只好通过科学手段证明他们与杨松事的直系血缘关系,才得以补办户籍手续。

在一系列手续办理完毕后,村里找来几间干净的空屋,让一家六口得到了妥善的安置。孩子们也顺利陆续入学,一家人的生活终于逐渐往好的方向前进了。

春节前夕,盐湖区残联为李润玲送去了1000元补助金和年货。经过多年的报道和关注后,社会各界都在不断的为杨松事一家捐助生活用品。包括日常生活会用到的锅碗瓢盆,各个季节的衣服,和各种生活用品等等。

网络上各方网友一直很关心杨松事一家的生活,大家都希望看孩子们顺利入学,通过读书改变在垃圾堆里成长的命运。

大女儿杨园园在出生时就被发现手上有六根手指,属于一种先天缺陷。但因为困难的经济情况,从来没有机会就医改善。

在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好心人的帮助下,杨园园终于来到医院,接受了畸形手指的切除手术和手部整形手术。现在,小姑娘已经拥有了健全干净的手部,跟其他孩子没有任何区别。

他们家的门口总是挂着很多捐赠的衣物,有一些太大,孩子们还穿不了。他们就把衣服整整齐齐的挂在门口,等着自己长大合身的一天。

对待杨松事一家,政府部门的态度一向是“特事特办”。时至今日,他们再也不用住在垃圾堆成山的窝棚,经历无法上学的黑户生活了。

这特殊的一家六口是不幸的,好在生活的苦难从来没有打倒他们。虽然条件艰苦,与世隔绝,但他们每个人心中都藏着一团温暖的火苗,即使被整个世界所遗忘,这个小小的家里,一家人依然紧紧相依。

Related Post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