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升m88体育

被唾弃一万遍的国产热血还是把所有人惹哭了

Posted by admin

大约每一个规规矩矩长大、成为社畜的中国乖学生,都会对热血故事毫无抵抗力。

只不过看着一群人奋力奔跑的画面,脑海中依旧会忍不住浮现一些功利化的想法:

曾经记忆错乱,总以为当年《灌篮高手》的结局是取得全国大赛优胜,重温时发现湘北进入大赛第三轮后就惨败后,还十分怅然若失。

我自知这些揣测与猜疑很世俗,但思维惯性让我无法免俗,一定要无趣地在热血情节里追问一个“能获得什么”的答案。

结果这个疑惑最近很意外地,在一部只演了短短四集的单元剧《我们这十年》里得到了部分解答。

当主角张雷第一次听到对方报出一长串地名,意识到那个中学身处大西北山区时,脑海甚至浮现出了自己在荒漠中缺水遇难的场景。

刚进招聘会时还信心满满,听到对方说没有事业编岗位了,还满脸得意地当场拒绝:“良禽择木而栖。”

只是不管前头如何自信满满地自我夸耀,介绍到自己的真实情况时依旧逃不过支支吾吾。

他是新疆尔自治区伊犁哈萨克自治州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加尕斯台镇的镇委书记——陈刚。

但张雷也很快注意到横幅已经是老员工了,每来一个新老师,他们就往上头临时贴一下名字。

他偷摸摸地想跑,推着行李箱就想往公交车站走,结果被路过的老乡发现,又被书记陈刚开车追了回来。

张雷确实留了下来,但不是碍于面子,而是在陪着学生们看完球赛后,陈刚给他画了一张大饼:

过去有位体育老师,因为带领足球队取得了当地联赛冠军,被看重提拔,如今已经是上海一所学校分管体育的副校长了。

于是张雷开始着手组建这所中学建校以来的第一支足球队,并希望以此为职业跳板。

他们会蹭着书记的车去看球,目的就是为了等镇上学生比赛结束后,蹭用一下别人铺了塑料草皮的足球场。

校长在广播里宣布要开设足球队、进行选拔时,整个学校的孩子们都兴奋得原地狂跳。

可张雷在这能招到的队员,是才刚上初中、因为跳级年仅十岁的孩子,是看着球飞过来、本能想躲的门将;

张雷照本宣科地对这批学生进行体能与基础技巧的魔鬼训练,一人的动作不规范,全体罚跑五圈。

张雷心里也没底,但却一意孤行,只是在学生们抗议要比赛、要实操后表示自己会考虑。

他跑去市里最好的学校,想与对方的足球队打一场训练赛,却遭到了对方教练直白的嘲讽羞辱。

但当对方说起“那些村里的孩子我知道,没有能踢足球的料”、絮叨地贬低起他们时,张雷本能地为学生们辩解:

训练赛的筹备看起来热火朝天,他们没有球衣,于是约定好一起穿白色T恤,但就这一点点规定,一些学生都无法完成。

有的偷了妈妈的衣服来穿,有的干农活换来一件,学校里的小女孩主动站出来捐衣服。

上场前张雷想用记号笔在他们的衣服上写数字,方便指挥,结果所有人都往后退了一步。

大多数时间他们都在进行无意义的防守,跟在对方球员边上,防线被一次次破开,好不容易抢到的球随即就会被抢走。

而他们的教练,却只能红着眼眶、闪躲着神情,在对方教练的质疑声中沉默不语。

他有太多理由可以用于自我安慰,学校设施太差、只是沙地,球员质量不好、未经训练,偏远山区能有只队伍就不错了。

他们知道像很多老师大概率会走,知道山区的困顿,知道自己的球技不如人,也清楚地感知到外人的每一次冷眼与漠视。

相比于大人们口中的成绩、荣誉、重点班等等有关利益的换算,足球对他们而言很简单。

是体育课上为数不多的消遣,是放学路上、回到家干农活之前的玩闹,生活里的一点点乐趣,哪怕大多数时候只能踢易拉罐。

张雷才得知,不少队员根本不敢和家里说加入足球队的事,因为家长一定会阻止、认为这耽误学习与农活。

一些孩子从加入球队的那天开始,每一天都在撒谎,为自己找寻留校训练的理由。

张雷开始学习网上能搜到的所有足球队训练视频,了解国内外的经验,还大半夜地打电话给大学老师,请教不同攻守场景下的打法与策略。

为了练习精准射门,他们在墙上画起九宫格,每个人要练到指哪打哪、准确题入规定的方格才算完。

先进训练方法、先进战术配合很有效,逐渐开始让他们在当地所向披靡,成绩一点点提升。

而张雷自己,从无法念顺少数民族的完整名字,进步到无比熟练、再也不会弄错。

但也是这场比赛得到了电视台直播,家长们猛然发现自己的孩子跑去踢球了,他们早上离家前的借口却是“参加古诗词大赛”。

张雷与校长被愤怒的家长们团团围住,他们费了半天口舌解释特长生、内高班的好处。

地里的庄稼一刻都耽搁不得,刚下过雨的田地要是不及时施肥,哪怕晚一个小时,长出来的虫子也会毁掉一家人的生计与口粮。

那么多青春热血作品,剧情里阻拦主角团们的,可能是伤痛、病患,可能是交通堵塞,也可能是队员个人选择们的不同。

“村里,镇上,县上,出去踢球的人,我们见多了,最后还不是都回来种地了吗?”

学生们最后设法赶上了比赛,但在专业对手的冲击下一度溃不成军,拼尽全力,多人受伤,最后靠着罚球勉强拿下了胜利。

这并非剧中杜撰,而是参考了新疆足球近年来颇有亮眼表现的青训成绩,去年的全运会新疆拿下U20男足银牌。

还记得前文提及的胆小门将吗,他外号是小胖,绝非有踢球天赋的孩子,当了门将后还怕被球砸。

他们的战术与个人能力只能在对手不够专业的情况下取得先机,遇上训练有素的球队后,队形与心态都全面失守。

在队友集体崩溃的上半场,是平时从未出过风头的小胖顶住了对手的一次次射门。

对球队里像小胖这样的普通孩子而言,特长生、内高班、飞上枝头变凤凰的梦都太遥远了。

张雷曾向这些孩子坦言,他无法承诺职业球员的未来,就像建球队时他甚至不知道自己能否成为教练。

也是努力的过程,让这些孩子成为了闪过光的球员,哪怕只有短短几年、哪怕只在小小的校园里。

他们的对手不需要为了白色T恤发愁,没有踢过瘪气的足球,没有用易拉罐练习过基本功,也没有在干完农活后拉练几公里。

就像《灌篮高手》里的湘北高中不是那个最后的胜者,只有流川枫入选进入国家队。

这些在世俗意义上不够辉煌的结局,并不会影响湘北篮球队的队员们回顾自己的青春时,只觉得仿佛看到了盛夏的大海,每一眼都盛满了波浪的闪光。

又或是今年8月在中国大学生篮球联赛上发生的,二本的重庆文理学院,战胜了联赛历史上拿过最多冠军的华侨大学。

尽管最后输给清华,离职业球队还有距离,谁也不会否认重庆文理创下过的奇迹。

我们总是忍不住地计算,把热血换算为努力值,把热爱换算出性价比,再算一算能换来碎银几两,均摊在房子上又能换来几平。

哪怕人生就辉煌这一趟,往后数十年依然是平庸之辈、困在社会永恒不息的齿轮中,按部就班地成为社畜。

对普通人来说,回忆青春时依旧能记得燃烧过一次的痛快,也已经是足够特别的人生标记。

Related Post

Leave A Comment